当前位置:首页 > 以案说纪说法

逃亡22年后幡然醒悟的银行办事处主任

发布时间:2019-10-17 19:10 来源:市纪委监委 作者:林凌峰、梁熙
字体+ | 字体- 分享:

 

2019年7月5日,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原中国建设银行南宁铁道分行南站办事处副主任石焘挪用公款一案,对被告人石焘以挪用公款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

随着法院判决书下达那一刻,这桩南宁市监委成立以来,办理的逃亡时间最久、涉及金额最大、调查时间最短、案卷材料最多的追逃案件终于告一段落。短短50天的调查,将近3000页的犯罪事实材料,14本案卷,写满了一位银行办事处主任的累累罪行,也写尽了一名党员背叛组织出走半生后那段惨痛历程。

从“炒资金”开始走向违法边缘

石焘,男,1963年3月出生, 广西忻城人。 1992年,29岁的石焘因为工作能力突出,被单位委以重任,担任中国建设银行南宁铁道支行南站办事处副主任,负责全面工作。上任之初,在石焘带领下的办事处各项业务开展得非常顺利,每年都能超额完成上级领导下达的各项任务指标。领导的眼中有能力有担当的重点培养对象,同事的心中办事处的顶梁柱,在光鲜的成绩背后,却渐渐忘记了自己的“初心”。 90年代初,银行业界存在一种“时髦”的做法:炒资金。即银行工作人员与他人里应外合,绕过银行监督,私自向储户开具大额定期整存整取存单,而后将资金以更高的利息为条件“借”给他人使用,并从资金使用人处获取“手续费”。石焘在南站办事处的辉煌业绩,就是通过这种炒资金的方式营造出来的虚假繁荣。而银行和国家却承受着储户存款本息到期无法归还的巨大风险。

思想脱轨一步步跌入犯罪深渊

“其实我一开始也想踏踏实实地做业务,做一名好干部。但是自从当上领导干部之后,地位上来了,思想却落后了。” 石焘回忆说。因为业务需要,石焘经常和老板们出入拉OK和高档饭店,看着老板们奢靡的生活让石焘羡慕不已,享乐主义、拜金主义的错误思想和价值观,动摇了石焘的理想信念。在内心贪欲的驱使下,石焘从1994年初开始操作第一笔炒资金业务,从老板手中拿到一些钱之后,自己开始飘飘然,似乎找到了生财之道,有了第一笔就有第二笔,接二连三,自己越陷越深却没有察觉到风险在慢慢靠近。1994年5月至1996年3月期间,石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挪用公款给他人使用“炒资金”,使4000多万公款无法收回,害怕事情败露,于是抛下年迈的父母妻子和4岁的女儿,开始了逃亡生涯。

颠沛流离22载后幡然醒悟

1996年4月至2018年12月期间,石焘出逃后的生活,没有一刻安宁。司法部门的追捕,让石焘不得不辗转于越南、云南文山、重庆之间惶恐度日,做任何事情都只能偷偷摸摸,犹如地沟里的老鼠。家中父亲兄长去世,出逃时年仅4岁的女儿20多年无法陪伴,对亲人的愧疚情绪时刻笼罩着石焘。2018年12月,石焘终于幡然醒悟决定自首。“我逐渐意识到,投案自首,向组织认错,是唯一出路,国家不会骗我。我决定回来自首,哪怕是坐牢,我也可以跟自己的家人离得近一点。”到案后石焘说道。

从领导同事眼中年轻有为的干事青年、父母妻儿眼中的好儿子好丈夫好父亲,到挪用巨额公款仓惶外逃的违法犯罪分子,石涛的堕落,我们不难看出,其原因一是理想信念动摇,忘记了自己的初心和使命,忘记了自己身为一名党员干部的职责所在;二是疏于党性修养理论学习,对金钱物欲抵抗力和免疫力丧失;三是法纪意识淡薄,缺乏监督和自我监督,心存侥幸心理,存在“揩公家油”的惯性思维。前车之覆,后车之鉴,石涛的案例告诉我们,作为党员干部,必须坚定理想信念,坚守初心使命,严守党纪国法,做到心有所畏、言有所戒、行有所止,坚决不踩党纪法规红线,做到警钟长鸣。